400-878-8066

会诊实例|面对复发的弥漫大B细胞淋巴瘤,这位医生患者选择会诊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教授

时间:2019-01-22 浏览:次 来自:新里程美家

  病例编号:NJMEGA20180823

  会诊日期:2018年8月

  会诊患者:赵先生(化名)

  患者年龄:41岁

  患者病症:弥漫大B细胞淋巴瘤-复发

  会诊医生: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医学肿瘤学教授Dr.LaCasce

  患者病情简述:

  患者赵先生,41岁,河北某三级医院内科医生。2017年3月出现胸部和咽喉憋闷、体重快速下降等症状。经检查,确诊为纵膈弥漫大B细胞淋巴瘤。

  2017年4月,接受为期6程的R-ECHOP方案化疗,肿瘤缩小。9月接受前纵膈肿瘤切除手术,术后又进行3程巩固化疗和局部放疗,期间出现脱发、出虚汗、低烧、浑身无力等副作用。

  2018年6月,复查增强CT显示纵膈内仍有多发淋巴结肿大,且有增大的迹象,肿瘤复发。

  作为医生,赵先生了解弥漫大B细胞淋巴瘤死亡风险主要源于复发,并发二次肿瘤和心血管疾病。通过自行查找相关疾病治疗信息,发现国外对该弥漫大B细胞淋巴瘤的研究比我国早,药物选择和治疗方案更丰富,考虑到经济限制,想通过与美国视频会诊,寻求诊疗建议。

  起初,赵先生尝试自行与美国医生联系,但并未收到回应,最终决定通过国内提供海外会诊服务的机构实现会诊。赵先生深知拥有医疗背景、实体医院是正规海外医疗机构不可或缺的条件,而满足这一要求的机构并不多,新里程美家(以下简称“美家”)就是其中之一。

  美国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专家会诊

  美家在快速整理翻译病例材料后,为赵先生预约到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医学肿瘤学教授Dr.LaCasce进行会诊。

  
 

  

 

Ann S. LaCasce 医生介绍
 
 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医学肿瘤学教授

  哈佛医学院医学副教授

  哈佛医学院丹娜法伯癌症联盟医疗血液肿瘤专科医师培训项目主任

  22年从业经验

  专长:淋巴瘤、慢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CAR-T细胞治疗、干细胞/骨髓移植的治疗与研究。

  研究:Dr. LaCasce的研究兴趣为侵袭性淋巴瘤,在B细胞淋巴增殖性疾病的治疗中有丰富的经验。此外,Dr. LaCasce的研究重点还包括非霍奇金淋巴瘤和霍奇金淋巴瘤的新药临床试验的开展和研发。Dr. LaCasce是淋巴瘤核心委员会联盟的成员,该联盟在国家层面上开发和实施临床试验。

  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成立于1947年,是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的癌症专科附属医院,美国联邦政府指定的综合性癌症治疗中心,产生了1位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在癌症基因定位治疗、癌症免疫治疗、癌症内分泌治疗、癌症生物治疗、癌症疫苗等临床方面世界领先。成人肿瘤的治疗优势全美领先;儿童肿瘤的治疗更是历年全美排名榜首。

  “不用出国看病就能拿到美国医生权威、科学的治疗方案!”

 

  美国医生的用药建议

  Dr. LaCasce在研究了赵先生的治疗病历后,决定给出新的用药建议:使用Adcetris(Brentuximab vedotin)(下称“Brentuximab vedotin”)进行后续治疗。

  

 

  Brentuximab vedotin是新型靶向抗体-药物偶联物,能使药物直接作用于淋巴瘤细胞上的靶点CD30,并通过抗体介导的内吞作用在靶细胞内释放弹头药物彻底杀灭肿瘤,与传统药物相比具有更高的药效和安全性。美国食品和药品监督管理局 2011 年 8 月 19 日批准其上市,国内还未上市。

  Dr. LaCasce表示,在Brentuximab vedotin用于CD30阳性的大细胞淋巴瘤的2期研究中,总反应率为44%,其中完全缓解率为17%。

  缓解医生患者的顾虑

  赵先生担心因为自己做过放疗,影响靶向药效果。Dr. LaCasce打消了赵先生的顾虑,并建议他进行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Dr. LaCasce认为这是唯一可能的根治性治疗,同时建议对移植前的化疗方案进行剂量调整,并给出了调整的具体方案。对于赵先生提出的,化疗耐药影响干细胞移植的问题,Dr. LaCasce给出相应的提高干细胞提取成功率的方案和建议。

  会诊结束后,赵先生表示对此次会诊非常满意,说到“Dr.LaCasce的一流水平,体现在她对疾病征象揭示和解释的技能上,这是国内医生不擅长的。医生不但回应了我的诉求,还消除我的顾虑,坚定治疗的方向。”

  赵先生的后续治疗

  根据美家提供的详细会诊报告,赵先生自行购买了Brentuximab vedotin靶向药,并在美家母公司新里程医院集团旗下的国内医院接受治疗。最近一次的增强CT检查显示,肿瘤没有再增大。

  会诊中,Dr. LaCasce提出要坚持补充营养,这点赵先生非常认同,逼着自己多吃,恢复体力准备接下来的干细胞移植。

  “早一点选择国际会诊就好了”

  回顾自己的治疗经历,赵先生说到:“自己虽是医生,但也走了弯路。深知第二诊疗建议的重要性,但没有在第一时间决定会诊。如果我在第一次化疗前就和Dr. LaCasce有过交流,很可能用的是另外一套治疗方案,不会经历那么多痛苦的化疗,而且会更早的做出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的决定。”

  医生患者的建议

  站在医生的角度,赵先生建议患者们:重大疾病确诊后,进行手术或药物治疗前,最好寻求独立而客观的第二诊疗意见对既有方案做出评估和补充。在临床治疗中,不乏有第二诊疗意见推翻原有方案的情况。

  像质子治疗、基因靶向、免疫治疗等新兴癌症治疗手段在国外的临床应用时间比国内长。如美国开发的基因靶向药,美国医生自然能掌握更多的数据,用药经验也比国内医生丰富,能为国内患者提供更准确的用药方案。美国新药研发速度世界领先,美国专家掌握新药的信息早于(甚至远早于)国内,能够用药效更好的新药会给患者争取更多的时间和机会。

本文由新里程美家整理,转载时请保留本站网址链接:http://www.njmega.com/ylzx/2678.html

相关阅读文章
媒体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