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878-8066

爱跳广场舞的母亲患上卵巢癌,我若不勇敢谁陪她坚强?

时间:2017-12-01 浏览:次 来自:新里程美家

  生活从不按常理出牌。癌症,总是劈头盖脸地,已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这么登堂入室……我万万没想到,常年在外打拼的我,忽视了父母的健康,当被告知母亲患有癌症时,我真的很后悔……

母亲患癌的消息如晴天霹雳

  生活总是不按常理出牌

  卵巢癌是一种难以治疗的疾病,且晚期癌症的预后很差。据说,这种病是世纪难题,更是世界难题。在晚期肿瘤面前,传统的手术治疗和化疗失去了他们的“威力”。

  我也从没想过这个病会降临在我母亲的头上。

  按原计划,上个周末应该是我爸妈从老家过来,我们去机场喜相逢的温馨场面啊。

  可惜,生活从来不按剧本出牌。

  十多天前搬完家后,我在视频里问他俩的身份证号,准备敲定时间着手订票时,俩人支吾地说暂时来不了,因为我妈卵巢里发现个肿瘤,在省会医院做全面检查。

  我听完心沉腿软,但他俩轻松乐观的表情和语气,让我相信是良性的。

  可我还是心神不宁,想法超载,觉得这些年奋斗的意义观都塌方了。

  我毕业后先去一线城市打拼,甚至有春节没空回家的情况,尽管每个年假都往家跑,但一年一两次的相聚真的太少。

  后来我意识到,深圳房价的增速领先父母老去速度的N次方,我下定决心换个二线城市生活,配偶也爱相随,于是择一沿海城市买房结婚,公婆也过来定居。

  我一直想接退休的爸妈过来住,考虑到之前一室一厅的房子住不开,今年按揭换了套大点的房子,正当生活快要过成想要的样子时,我妈病了。

  我想不通我妈怎么会得肿瘤呢?她作息规律,性格开朗,是粗粮爱好者,是广场舞一枝花,生活方式与肿瘤绝缘。

  我妈总说我是她的心头肉,总说生我养我让她快乐,但我从来不听话。

  高中选文理科,大学填报志愿,毕业选择职业,没有一次顺她的心意,我爸还得帮我开导我妈。

  这段时间我在想,如果当初听她一次,不要远走,像她内心希望的那样,在省会做份稳定工作,多点时间陪她聊天、买菜、散步,结果会不会不同。

  我以前觉得自己尚算孝顺,别人啃老的时候,我给他俩发红包;经常把手机摆在饭桌上视频,零距离似的边吃边聊;刷医保卡的钱,买些医生建议的保健品寄回去。

  但我欠他们一个陪伴,我大概孝了,却没顺过。

我欠父母一个陪伴

  知道内情的好友纷纷安慰我别胡思乱想,有人告诉我他们父母生病时自己怎么熬过来的?

  我直属领导说他30出头时祸不单行,妈妈得了多发性脊髓瘤,岳母患上直肠癌,他媳妇是消化道科的医生,就是眼睁睁地拿自己母亲的病没辙。

  我以前有个怀孕的同事请假一个月,陪她妈去上海做心脏手术,一边知道自己怀着孩子不能过于担心,一边看着妈妈被推进生死未卜的手术室而本能恐慌。

  有些人,你永远不知道他们带着内伤走了多久,原来我们可以随性而活的日子,大概只有在父母身体健康的时候吧。

  父母为什么总是比孩子“懂事”

  妈妈的病到底是良性还是恶性,爸妈俩人都是讳莫如深,对我闭口不谈,远在他乡的我也坐立难安。太想抛下这边的所有,回去陪他们;也曾想过把他们接过来,接受大城市的医疗,甚至花光我所有的积蓄,为他们办理出国看病;但最最最希望的,是虚惊一场。

  后来有天我上着班,我妈临时通知我,不管是良是恶都要手术切除。

  工作忙归忙,那也一边去。我本想回家陪她手术的,当我在电话里问起她的检查指标时,一听说有腹水,我就开始哽咽。

  我妈也难受地哭了,说我一点都不“经事”,还说“人长大了,要懂得面对”,我再也憋不住跑到楼道间去哭,心里循环咆哮着,我不想经事,不想面对,只要您平安健康。

  挂完我妈电话后,我爸给我打来,说我妈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设,被我一哭给打乱了,让我务必调整情绪,坚定信念,等手术完成后再回家。

  听说手术做了很久,全子宫和左附件摘除后,腹水处理了4个小时,病理报告要一周多才出,我天天催问结果,快速检测结果出来后,我的幻想破灭了,是卵巢恶性肿瘤!

  我爸那天告诉我,其实他们早就发现那颗肿瘤了,去了几家医院检查咨询,后来决定去省会做手术,腹水是个坏征兆,他们也准备好接下来的化疗放疗。

肿瘤的阴影

  我听完一切,觉得爸妈太懂事了,他们一直怕我担心,难以承受,对实际病情有所保留。

  不经事的我不仅没起半点正面作用,反而还被身为病患的我妈安慰:“我哼着小曲儿,你爸喝点小酒,医院里面很多病人依然精神头十足,我有些朋友得这病也治好了,生活得幸福着呢。”

  父母的懂事让我瞬间成长,我不能再哭哭啼啼,怨天尤人,要留着全部力气,去做有建设性的事。

  我把相关的影像报告给有医学背景的朋友帮看,说是情况相对乐观,但还要等细胞分化情况,才能确定治疗方案。

  我妈术后恢复不错,我也请了假,今天就能飞回到他俩身边。

  为了家人,我要勇敢

  事已至此,我幡然醒悟,自我洗脑没用,软弱逃避没用,失眠痛哭没用,假装乐观更没用。

  很多人遇到此事,都会经历一个怀疑-痛苦-自欺-振作的过程,但我觉得振作之前的过程,压缩得越短越好。你若不及时勇敢,谁替你爸妈坚强。

  我一直说不出口的那两个字——癌症,已经劈头盖脸地登堂入室。

  作为家属,我也要有家属的自我修养。

  1. 我要乐观坚强

  要让我妈乐观,我必须先乐观;要劝我妈坚强,我必须先坚强。

  癌症不是绝症,06年世界卫生组织把它定义为可控的慢性病,11年又进一步提出,40%的可预防,40%的可治愈,20%可长期带癌生存。

  既然说是慢性病,就有2层意思,一是短期内不会致命,二是还有时间争取生机。

  现在我还不知道属于哪期,但无论如何,一到四期的划分方法都只是个笼统的指引性分期,存活期也只是个统计学意义上的中位生存期,早期有人吓死,晚期也有人康复。

  我只有一个妈妈,统计学对我没意义。

  2. 我要寻求顶级医疗资源

  每天下班或者周末,我在网上搜索关于海外医疗的资讯,国内医疗技术与国外的差距我一直都知道,但是如何让妈妈得到最好的治疗是我现在立刻要做的。

  人家说久病成良医,其实是用心的结果。在自己搜索资料后,我得知在美国、德国、日本这些发达国家,拥有世界上最好的医疗资源。不仅在治疗药物上领先国内近10年,而且在医疗技术上都是世界最顶尖的。

  病人家属们的决定,有时候会影响病人生命的走向。我觉得,了解全球的医疗进展,不拘泥于国内的治疗手段,知道各种检测手段和治疗方案的针对性和优劣比较,少走弯路的概率才能增大。

  不是不信国内医生,而是为我妈寻求更好的医疗资源和治疗方案,现代医疗已经逐渐向“中国患者,全球诊疗”的模式发展。

国际医疗

  美国位居全球首位的顶尖医疗水平是有目共睹的。每年几乎百分之八十的最新药物和最新医疗技术在美国诞生。

  很多美国已经上市使用很多年而且临床数据很好的药物,至今仍未在我国上市,且上市时间遥遥无期。

  这几天,我做了小半本笔记后,我发现医学的发展日新月异,但再新再好的药也治不好自我放弃。当被国内医生告知为力时;当目前的治疗方案疗效甚微时;当治疗的副作用让病人痛苦不堪时;当想寻求更好的治疗方案和就医环境时,海外医疗也许能给我奇迹

  3. 我在打一场不能输的战争

  前段时间,我像是一间24小时生产心慌、暴躁、恐惧等负面情绪的小作坊,可这些情绪只会拖后腿,我必须挥刀斩断。

  环顾周围,大家都在出力:公婆和配偶说平时攒下的钱就是应急治病的,放心拿去花;省会亲戚让出自住的房子去儿女家住,把钥匙交给我爸;堂妹陪着做完手术,三奶去庙里求签……

  而我,则找到了一家国内专做海外医疗的机构——新里程美家,希望通过海外医疗机构帮助我的母亲战胜病魔。

  都说癌症现在已经变成一场慢性病,我们都得拿出持久战的毅力。

  我得备足精力,好好睡觉,好好吃饭,越是世事刁难,越要精力饱满,不是只有输液、吃药才是治疗手段,饮食、情绪、心理的调节,也是综合治疗的一部分。

  我得备足资金,生病未必要命,但一定要钱。

  接下来的时间,我可能会因为病情的反复、我妈的遭罪,心情随之起落,但,低落的时候,远离消极病例,听点鸡血摇滚,继续保持斗志昂扬。

  新里程美家为我妈准备好了一切病历资料和赴美准备,预约的是梅奥诊所。我感觉自己也准备好了,蓄势待发,希望在美国能带去幸运和力量。

  这几天我脑子里常回旋着一句话,出自媒体人王小山:

  最让我感动的一句话,是一个快50岁的日本妇女,指着树对我们说:“海啸虽然来过,但樱花还是开了。”我很想把这句话记一辈子,遇到什么事情,就想想。

  我也期待着“海啸虽然来过,但樱花还是开了”的日子。

相关案例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