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878-8066

70岁肺癌患者在约翰霍普金斯医院接受PD-1免疫治疗后痊愈

时间:2017-11-22 浏览:次 来自:新里程美家

  近年来,免疫治疗作为癌症治疗的“新式武器”,以其疗效显著,生存周期延长成为了治疗肿瘤的“法宝”。很多国外肿瘤免疫治疗的成功案例,例如美国前总统Jimmy Carter和音乐人Rikki Rockett ,也让大众对免疫治疗的认知在很大程度上得到了提升。和许多患者一样,这位70多岁的肺癌患者John Ryan接受了抗PD-1免疫疗法后,肿瘤竟然消失了。

  肺癌骨转移,以为自己就快死了

  照片里的主人公就是今年71岁的Ryan,2013年开始出现,他出现咳血的症状,没有疼痛,没有其他任何不舒服的症状,却被医生告知自己患了最典型的肺癌——非小细胞肺癌晚期,当时的Ryan感到非常震惊,几乎不敢相信。医生说,当时癌症已经转移到肋骨。

71岁的Ryan癌症康复

  非小细胞肺癌五年生存率10%

  肺癌在临床上主要分为小细胞肺癌和非小细胞肺癌。其中, 85%是非小细胞肺癌,中、晚期对放化疗不甚敏感,约有70%确诊时已为晚期。

  4期非小细胞肺癌是最晚期的肺癌类型,对治疗产生耐药,化疗或基因靶向治疗也只能在短时间内对其发挥作用,但大多数情况下,癌细胞的“复活”能力更强。五年生存率只有10%。

非小细胞癌

  这时候,癌细胞已经扩散到双肺或者身体其它部位,如肝脏或其它器官。症状可能包括持续性咳嗽,声音嘶哑、气喘,咳血,以及胸部或肩臂疼痛。

  难以承受的化疗副作用

  从医学上来讲,Ryan罹患的就是典型的4期非小细胞肺腺癌。

  Ryan 说,“我的儿子马上要从大学毕业,我的女儿也正在国外上学。现在,我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时间能看到儿子毕业或是迎接女儿回家。”

  医生为Ryan安排接下去的治疗手段以化疗为主。化疗在短时间内对他的病情有效,但同时也要耗费Ryan极大的体力,随之而来的副作用也越来越严重。即使是一些简单的小事也变得难以完成,穿衣、走路都变得十分困难。

  Ryan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之后,检查结果显示,他的化疗方案已经无法控制病情。医生想尝试靶向药物治疗,可是Ryan的基因检查结果却没有发现任何突变,这个结果说明,Ryan并不是进行靶向药物治疗的合适人选。

  走投无路之下,Ryan在其主诊医生的建议下,来到了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在巴尔的摩的Kimmel癌症中心。在那里,他见到了他的生命中的“救星”:肺癌专家Julie Brahmer医生。

  参与约翰霍普金斯医院PD-1疗法临床试验

  Brahmer医生是约翰霍普金斯医院Kimmel癌症中心肺部肿瘤的专家,也是研究抗PD-1疗法对各种晚期癌症的实验性临床试验的主要负责人之一。

约翰霍普金斯医院

  约翰.霍普金斯医院(Johns Hopkins Hospital,JHH)连续24年被《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评为全美最佳医院。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在耳鼻喉科、妇科、神经病和神经外科以及风湿科为全美第一,在癌症治疗方面经验丰富。

  Brahmer医生首选为Ryan做了PD-L1的检测。检测结果表明,Ryan所患的肺癌类型对抗PD-1疗法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应答。于是,Ryan开始使用PD-1治疗。

  “在开始治疗前,我连自己坐到餐桌旁的力气都没有,”Ryan说。“只经过四次治疗后,肿瘤竟缩小了65%,我感觉自己再次看到了希望。”

  又过了几轮治疗后,Ryan快速生长的肺部肿瘤几乎已经消失不见。肋骨处的转移癌症也已被消灭。他经历的唯一副作用只是轻微的皮肤瘙痒,就像被蚊子叮了那样。

  奇迹并非个案,免疫疗法受惠更多肿瘤患者

  Ryan的疾病并不是一个孤立的个案。在约翰霍普金斯的免疫研究中,有大约四分之一的肺癌患者对治疗表现出了缓解。这一数据甚至高于黑色素瘤和肾癌患者。

  抗PD-1治疗并不是第一个检查点抑制疗法,但却是第一个在包括黑色素瘤的14种不同癌症中发挥作用的治疗方法,这一关键性的差异曾在癌症研究领域里引起轰动。

  2个月后,随着Ryan的病情稳定,肿瘤不再缩小,但也没有长大。Brahmer医生决定停掉抗PD-1治疗。

  “我们认为在这么长的时间里,在他的体内已经产生了免疫记忆。T细胞记得如何攻击癌细胞以及阻止其躲过免疫细胞的侦查。我们认为现在他的免疫系统可以控制住癌症,即使不进行治疗。”Brahmer医生说。

  如果Ryan的肿瘤开始生长,Brahmer医生将再次展开治疗。临床数据表明,其他在停药后肿瘤再次生长的患者,在重新开始治疗后依然表现出缓解。

  “我感觉这才是真正的我,”Ryan说。“免疫治疗挽救了我的生命,我想要把这一希望的信息带去给其他人。我很幸运可以在约翰霍普金斯遇见一群如此棒的医生和护士。他们都是我的英雄,”

  “两年前,在相当短的时间里,我的生活从天堂跌进了地狱。我曾经以为自己只有几个月的生命,将要错过孩子生活中许多重要的时刻。时间很重要,我很幸运能将它们再次紧紧抓在手中。”

  如今的Ryan说,他感觉身体比以前还要好。前不久,他的儿子参加了长达100英里的马拉松比赛。为了支持他,Ryan主动承担了一整天的后勤活动。“在得知我打算这么做后,家人和朋友都很担心我的身体会吃不消。在看到我有多精神后,他们都很惊讶。”

  Ryan也是免疫治疗的支持者,他正在和Lung Cancer Alliance(肺癌联盟)合作,为筹集更多的资金以用于其它的肺癌临床试验而到处进行游说。

  美国临床肿瘤学会关于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最新治疗指南

  2017年8月,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更新了临床实践指南,阐明了免疫治疗在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中的作用,并就特定患者的靶向治疗提出了新的建议,并发表在《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上。

新指南

  专家小组回顾了 2014 年 2 月至 2016 年 12 月间发表的医学文献,并使用 14 项随机对照临床试验作为新建议的依据。

  此次更新的一线治疗的要点:

  1. 对于那些不带有 EGFR 突变、ALK 重排或 ROS1 重排,但 PD-L1 高表达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建议使用免疫治疗药物 pembrolizumab(默沙东的 Keytruda)来作为患者的一线治疗。

  2. 如果这些突变阴性患者的 PD-L1 表达水平低,则临床医生应提供标准的化疗。不建议使用检查点抑制剂、检查点抑制剂的组合,或者将这些药物与化疗联合使用。

  修订版中的二线治疗建议:

  1. 对那些 PD-L1 高表达、但之前没有接受免疫治疗的患者使用单药物的免疫治疗,如 nivolumab、pembrolizumab 或 atezolizumab。如果肿瘤的 PD-L1 表达低或表达水平未知,则临床医生可以使用 nivolumab、atezolizumab 或化疗,但指南并没有详细介绍医生该如何选择。

  2. 不建议使用其它检查点抑制剂,或检查点抑制剂组合疗法,或免疫疗法与化疗组合疗法;

  3. 对使用免疫检查点抑制剂作为一线疗法的患者,医生应该提供标准化疗;对有EGFR敏感突变或经过一线EGFR靶向治疗后疾病进展的患者,如果肿瘤有T790M突变,建议使用奥希替尼(泰瑞沙),如果没有T790M突变,建议使用化疗;

  4. 对ROS1重排阳性但未使用过克唑替尼的患者,建议使用克唑替尼,如果使用过克唑替尼,应该提供化疗;

  5. 还没有足够的数据支持或反对使用免疫疗法作为三线治疗;

  6. 建议从诊断开始同时使用缓和治疗。

  不过,尽管指南会根据 PD-L1 的状况推荐不同的治疗方案,但它并没有指导医生使用特定的 PD-L1 检测,也没有提出一个临界点,说明 PD-L1 的表达如何才算高或低。

  目前,许多免疫治疗方案已经被美国 FDA 批准,它们使用不同的 PD-L1 伴随检测。由于这些检测分类患者的方式存在差异,故制药公司及其他相关部门开始致力于协调和统一现有的检测。

  关于分子靶向治疗,这份指南建议将其作为 EGFR 突变阳性、ALK 重排阳性或者 ROS1 重排阳性患者的一线靶向治疗。不过,如果在一线 EGFR 靶向治疗后病情仍发展,则建议对 T790M 突变为阳性的病例使用 osimertinib。如果患者缺乏 T790M 突变,医生应改为化疗。

  此外,治疗指南还指出,如果带有 ROS1 改变的患者之前未接受过 crizotinib(辉瑞的 Xalkori)治疗,则应当使用。如果有的话,他们应接受化疗。

  给国内肺癌患者的一些建议

  肺癌虽然凶险,但随着海外医疗技术的不断进步,靶向药物、免疫治疗等治疗方案不断刷新着肺癌患者的最长生存期,肺癌已经变得没那么可怕了。每一个癌症患者都是独一无二的,不同的患者病情各不相同,治疗方案和效果也有差异。再加上,很多最新的治疗肺癌药物都仍未在国内上市,药物的用量、副作用在国内医生的临床治疗经验上着实欠缺。因此,国内患者若想获得适合的治疗方案和用药建议,务必要先请上市新药国家的临床医生给予前期会诊,根据患者的病情给予适当的治疗方案,对症下药。

相关案例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