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878-8066

我陪伴65岁患胰腺癌的母亲挺过了那道坎

时间:2017-11-16 浏览:次 来自:新里程美家

  总是在家准备好饭菜等着我,总是预备好过节的物品送给我,总是精神矍铄地为我的事情忙前忙后······也许所有的母亲都和我的母亲一样对自己的孩子充满了无限的关怀,我以为母亲永远会坚强地无私地继续支持我,但是她终究没有逃过病魔的摧残,她为了我们活着,现在我要为她驱走病魔。

患病前的母亲

  生病前的母亲

  和母亲相依为命多年,她是我的精神依靠

  4月的南方小城,春意融融,园中道旁的山茶碧桃竞相吐艳,姹紫嫣红,甚是惹眼。春色虽美,我却无心浏览,一想到躺在病床上的母亲,我的眼睛就不自主的要流出泪来。母亲已近古稀之年,本该颐养天年,享受天伦之乐,未想却在一夕之间垂危病床,命悬一线。如果没有了母亲,我也就不再是个孩子,失去心灵的依靠,那将多么孤独。可能这样的想法让人觉得很奇怪,但我并不是一个幼稚的人。

  虽然年纪不小了,我仍然在工作上很拼,追求业绩追求荣誉,男同事都非常佩服我的魄力和能力。不向困难低头,好胜心强,这种性格正是遗传了母亲。

  母亲退休前,是她们厂里的车间主任。女车间主任在那个年代是很少见的,母亲能有这样的成绩,也跟她对自己要求高有关。她一直都对工作较真,在技术上不输给厂里的男同事,在退休之后,她的徒弟还时常看望母亲,和她讨论工厂管理和技术上的问题。父亲很早就病逝了,母亲一直一个人照顾着我的饮食起居,在那个物资紧缺的年代,想尽一切办法让我吃到有营养的食物。她为我操碎了心,但从来都没有抱怨过,母亲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是一颗大树,永远为我们提供依靠。

  我以为自己可以永远地沉浸在依赖母亲的感觉里,但是这美好生活图景在2016年初被彻底扭转了。母亲患病的消息来的太突然,让全家都陷入了混乱。

  不相信是癌症,我带着母亲跑遍各大医院确诊

  16年3月初的一个早晨,一向身体健康的母亲突然腹痛难忍,当时她还想忍住疼痛去菜场买菜,可还没走到楼下就已经站不住了,舅舅听闻赶紧扶着母亲去医院看病,本以为是胃有什么问题,没想到却查出了肿瘤。

  其实母亲腹痛已有好几个月了,刚开始只是隐隐作痛,她没有在意,而这之前她时常腹胀,这些她都没有和我们说过,我曾看见过她吃助消化的药,以为老年人消化不好,也没有过多的询问,没想到我们的疏忽大意,让癌细胞在母亲体内有了可乘之机。

  当天在医院,医生就告诉母亲胰腺有问题,让我母亲做检查,舅舅听了医生的话就很担心,立即给我打了电话,我听到母亲要做进一步检查心里不禁一紧,当晚下班就赶回家里,母亲的情况还是没有好转,腹痛腹胀让她面容憔悴,不复精神抖擞的往日风采,我心里害怕极了。第二天在医院拿到检查报告,更是让我感觉像遭了晴天霹雳。

  检查报告显示我母亲胰腺有肿瘤,医生给出的分析是母亲得了胰腺癌。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母亲只是腹胀腹痛,怎么就成了癌症呢?

  为了保险起见,我又陪着母亲去浙江某三甲医院做了PET-CT和MRI两个检查,检查结果没有改变,医生确诊母亲患上原发性胰腺癌,并建议母亲进行手术治疗。

母亲做手术的医院

  母亲做手术的医院

  手术不是小事,年迈的母亲是否能承受得了?我和老公、舅舅、姨妈背着母亲在医院外面的茶馆里开了家庭大会,家里人都不是学医的,大家经过多方打问,也没有增加其他信息,只好同意按医生的治疗方案来治疗。

  手术后出现严重并发症,母亲奄奄一息

  就这样,母亲在3月底被推进了手术台,做了全麻并进行了下行胰腺钩突切除术和十二指肠水平部(空肠起始部)切除术。

  看到母亲从手术室被推出来的那一刻是我这一生都最痛苦的回忆。

  但是手术引发了母亲严重的并发症,母亲的腹胀腹痛没有消除,而且还出现了恶心呕吐的情况,体温一直降不下来。医生说母亲这是手术后的胃排空障碍,母亲的胃管每天引流的胃液量达到1000毫升。为了缓解这种情况,医生让我母亲禁食,只靠输液维持基本的营养,并且为我母亲进行了胰周积液穿刺引流术。

  我希望母亲在遭受了这么多病痛和手术的折磨后能尽快好起来,她已经虚弱的不成样子,和她说两句话她都显得很累,虽然她没有对我们抱怨过什么,但我多么希望受苦的是我而不是她。

  之后的检查依然传来的是坏消息,母亲的胰腺癌特异性肿瘤指标在术后反而升高了。CA19-9高达3000u/ml,而正常值则小于37u/ml,这表示,母亲的病情没有好转,反而在逐步恶化。

  母亲的状况简直越来越遭,医生给她使用思美泰、奥西康、人体白蛋白支持治疗,由于不能饮食,每天通过静脉补液量2600ml,百普力500ml鼻饲。

  全家都陷入了绝望中,母亲的身体越来越虚弱,手术后几乎没下过床,舅舅也因为母亲的病情变得沉默寡言。

  我的脾气在母亲生病后变得很坏,我老公和儿子都不敢和我说话,觉得我特别烦躁,就像一颗定时炸弹,随时都可能爆炸。

  我天天担心母亲会有不测,每每抱着想出现奇迹的心情去医院看她,却总被失望的检查指标无情地打击。工作上我是彻底有心无力了,大小事务都交给手下了,我一心就想赶紧让母亲好起来,就算不能马上消灭体内的癌症,也希望她能恢复到正常的生活状况,不要像现在这样连饭都不能吃。

  一次在病房里进行的美国专家会诊

  着急是没用的,要多想想别的办法。我和家人开始搜集各方面和胰腺癌治疗及手术后护理的知识,我的儿子了解到,美国有一位叫克兰西的医生是胰腺肿瘤治疗的权威,擅长消化道恶性肿瘤、胰腺和肝肿瘤的手术和治疗,在国际上都有极高的知名度。要是有办法让国际权威的专科医生来给母亲看病,也许母亲还有别的办法治疗。

  然后我们联系了新里程美家海外医疗,这个公司和哈佛医学院丹娜法伯/布列根和妇女医院癌症中心有长期合作关系,也是国内唯一拥有实体医院的国际会诊中心,丹娜法伯/布列根和妇女医院癌症中心正好就是克兰西医生所在的医院。在和新里程美家的医学团队交流过之后,我决定先请克兰西医生为我母亲进行远程会诊,请他给我母亲的治疗提供一些建议。全家都认为,相比去美国看病,眼下这种更快、更便捷的见到美国医生的远程会诊更适合母亲。

  我按照新里程美家工作人员的要求将母亲的所有病理材料、医学影像资料都交给了新里程美家的专业医学翻译团队,他们为我母亲预约了克兰西医生。但是现在的麻烦是新里程美家国际会诊中心办事处在上海。听说,国际远程视频会诊用的是专业的加密数字化视频系统和医师专用的网络会诊平台技术,会诊都是在上海中心的专业会诊室里进行的,但是我母亲躺在杭州的医院里,她每天都要靠药物和点滴来维持生命,根本没办法受长途奔波的折腾,难道母亲就没办法见克兰西医生了?

  新里程美家的工作人员在了解了我的诉求之后决定把设备搬到杭州医院的病房里为我母亲远程会诊,听到这样的消息我心里真的十分感激,他们能为我们想得这么周到非常难得,因为那些仪器设备要专门运输,还要技术人员在会诊前一天就专门安装调试,这都是非常麻烦的,幸好我遇到了他们,让母亲的远程会诊得以顺利进行。

  幸运的是,浙江医院也同意我母亲在医院病房里接受美国医生远程会诊的请求,愿意给我们提供场地上和仪器上的支持,医院领导和医生都表示能理解我们患者家属的心情,他们的宽容和理解让我非常感动。

  会诊那天,杭州结束了连绵的几天阴雨,我的心情也像天气一样放晴了。新里程美家海外医疗的医学人员、医学翻译提前来到了病房,连线到美国专家、美国华人医生、现场翻译后,一切准备就绪。我和母亲的主治医生也共同参加了会诊。

  美国医生像“孙悟空”,火眼金睛、字字珠玑

  会诊屏幕里出现克兰西医生,瘦瘦的,衬衫领带,看上去与国内医生的白大褂完全不同。克兰西医生通过视频向我母亲问好,然后克兰西医生询问了我关于母亲近期的身体状况,通过翻译,我和克兰西医生的沟通很顺畅,母亲的主治医生也从旁协助,同我一起与克兰西医生进行交流。

克兰西医生在远程会诊中

  克兰西医生为母亲会诊

  克兰西医生果然很有经验,他给出了一些非常不同的见解。他认为造成母亲胃排空障碍和胰瘘等术后并发症的原因可能与门静脉高压导致的水肿以及可能由超声未能检查出的隐匿性感染有关,我们以前没考虑过可能有感染的情况,以为都是肿瘤引起的。

  对于这个问题,克兰西医生建议母亲进行CT增强扫描,这种方法比目前医院使用的超声检测积液潴留效果更好。而且克兰西医生非常关注母亲的营养状况,他觉得母亲的营养方式由肠内营养改为肠外营养会好很多。他认为,只要给我母亲增加营养,提高身体抵抗力,才有能力对抗病魔。

  母亲术后的国内病理报告显示是“两端切缘阴性”,但克兰西医生的团队在分析了母亲的病历资料后给出的病理报告是“R1切除”,意思就是说,手术没有切除干净,肿瘤有残留。克兰西医生说,母亲的CA19-9的指标上升,可能有残留病灶以及发生病灶转移的可能性。所以下一步除了进行全身化疗外,后续可能还需要放疗。

  我之前听说免疫治疗肿瘤有很好的效果,但是国内现在几乎没有这种治疗资源,我想知道母亲能不能去美国做这种治疗。克兰西医生指出,针对胰腺癌的免疫治疗仍处于临床试验阶段,所以目前治疗胰腺癌均不使用免疫治疗,而且考虑到母亲的身体状况,也不建议长途跋涉。

  肿瘤缩小,重了5斤,母亲竟然能下床了

  三十分钟的远程会诊解答了我和母亲主治医生的全部问题,克兰西医生最后鼓励我们要有信心,虽然他用英语和我们讲话,但是他的坚定的语气透露出的信心我能感受的到。有了权威医学专家的建议,我心里也有底了,今后的治疗就按照克兰西医生指出的方向来进行。

  17年4月的春天,离母亲确诊胰腺癌过去一年,美国专家会诊过去半年,经过美国医生的治疗意见指导和实施,我的母亲竟然已经能从床上爬起来了,体重也比之前增加了5斤。要知道,对于会诊前一直靠流质维持营养的母亲来说,能重5斤是天大的好事。复查后,医生激动地拿着报告对我说,你的母亲肿瘤缩小了30%,肿瘤指标下降非常明显。我记得那天,我狠狠掐了一下自己的手,不然真的以为这是在做梦。

  如今,母亲依然坚强地与病魔做抗争,我们全家也仍然坚定地守护在她身旁,她用爱养育了我,我现在希望通过对她的悉心照顾让她度过好的晚年。以前我觉得物质上提供得越丰富,我就是尽孝了,但是这一次母亲重病,我深刻的领悟到,母亲虽然时常以我们这些儿女为骄傲,但是自己身体有恙却没有告诉过我们,我们和母亲的心其实疏远了。在今后的日子里,我要弥补和母亲心灵上的空缺,让她对自己更有信心,我们共同度过这一次难关。

  本文为新里程美家真实案例改编,获患者同意发布。其他途径或渠道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案例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