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878-8066

“高富帅”成了病“鸵鸟”,我就只能怂了吗?

时间:2017-11-16 浏览:次 来自:新里程美家

  手术治疗的诊断让Z先生惧怕不已

       从新里程美家国际医疗的远程会诊室出来的那一刻,我一下子松了一口气。虽然会诊只有半个小时,没有预想的那么长久,但是在这之前,我可是夜不能寐,食不甘味。等待远程会诊开始的每一分钟,我都如坐针毡,要问我为什么这么痛苦,还要从半年前说起。

  努力编织华丽人生  未想却被刺痛撕碎

  和现在许多城市上班族一样,我每天都是开车上下班,虽然今年才三十岁,我的驾龄已经有十年了,作为一名真正的老司机,这曾是我在同龄朋友面前炫耀的资本之一。我是从事咨询业的,收入还算可观,我对车是由衷的喜欢,随着收入不断增长,我的车也在十年间换了两辆,一步一步的进阶,完成了我人生的华丽转变。

  每天西装革履开着好车在最繁华的地段上班,我也算是跻身“高富帅”行列了。虽然收入颇丰,但平时工作压力大,加班是常有的事,整天对着电脑查看资料,撰写报告,我几乎没有抬起头来欣赏过办公室窗外的城市景色。忙碌的生活让我充实,我以为一切都会按我的目标和计划顺利地进行,但是没想到,一阵突如其来的疼痛就把我的生活彻底打乱了。

  那是冬天的一个上午,我因为前一晚加班写分析报告,忙到半夜才休息,早上起床后觉得很疲惫,在刷牙时,拿着水杯的左手有一种麻木感,虽然以前也有过这种情况,但是这一次尤其明显,感觉自己的手都没有力量了。等开车到公司楼下,正准备下车的时候,我的脖子后部突然一阵刺痛,这种感觉非常强烈,我一时都不能动弹,紧接着头也有些晕。之后的一整天,我的脖子只要稍微做一点活动,就会感到疼痛。

  我平时很少生病,只是脖子酸肩膀疼,活动一下、做做按摩也就缓解了。见于我长期工作劳累形成的是亚健康问题,妻子觉得最好还是请假去医院看看,免得发展成什么大病。

  大夫诊断语出惊人  惧怕手术我成“鸵鸟”

  第二天一大清早,我就去医院看病,在经历了整整一天排队挂号,就诊,检查的烦躁过程后,好不容易等到X光片结果出来,报告上写着颈5/6、6/7椎间盘突出。

  大夫认为我的情况最好接受手术治疗。听到“手术”这个词,我更是懵了,怎么脖子酸痛就要动手术了。大夫说我的病情可以先采用针灸和理疗,再配合类固醇注射来治疗,但是这些治疗都不能起到根本的作用,要想取得好的治疗效果,最好还是手术。

  这个结果让我无法接受,虽然我是大男人,但我从小就怕打针,还记得小学和初中体检抽血时,我每次都晕血被同学嘲笑。现在要做针灸,一想到自己身上插满针变成刺猬的样子,我就有一种幻灭感,更不敢想自己要上手术台。

  但是当务之急是先缓解我的病情。之后的两周,妻子陪我去医院做针灸和理疗。慢慢地我的疼痛没有那么严重了,便又回到了忙碌的工作中。没想到上班半个月后,我的疼痛又开始了,加之我的左手的麻木感不能消除,我又无奈地去做针灸和推拿。朋友家人还给我搜寻各种治颈椎的保健操、膏药,我都尝试过来了。

  就这样反复折腾了几个月,期间我也去别的医院看过,专家给我的建议都是立即手术,颈椎的手术是要给我的颈椎上安装金属支架,我和妻子都顾虑手术的效果和副作用。最主要的就是我怕上手术台,一切和开刀有关的话题我都回避,就像遇到危险的鸵鸟,把头埋入草堆,以为自己眼睛看不见就是安全。

  好友力荐美国医疗  海外专家远程会诊

  我心里从未像现在这样没有信心。一天,我的发小打来电话询问我的情况,他建议我找美国的大夫,美国在医疗方面的水平是世界领先的,如果非要手术,我可以去美国做。

  发小的建议让我茅塞顿开,我和妻子了解到,国际医疗平台可以帮助患者出国看病,我们就找到新里程美家国际医疗咨询有关美国医院医生的情况。

  新里程美家的医学人员在了解了我的情况后,给我介绍了出国看病和海外专家远程会诊的看病方式。我决定先接受海外专家的远程会诊,让美国的专家给我一个该怎么治病的办法。

  之后我把我的病历,影像等材料交给了新里程美家的医学人员,他们在整理之后,专门聘请了美国的有行医执照的医学翻译为我翻译资料,然后给我预约了美国著名的西达赛奈医疗中心的脊柱外科主任亨特医生。

  亨特医生在接收了我的材料后,很快联系了新里程美家给我安排远程会诊。接到新里程美家的通知时,我惊讶这么快就能有机会见到美国医生,但心里还是没底。于是就开始了了开头所说的如坐针毡的等待。

  医疗机构费心安排 美国名医答疑解惑

  视频会诊那天风和日丽,但是我心里却是七上八下,就怕听到美国医生有什么更不好的结论。因为中美时差问题,我的会诊被安排在早上九点,而亨特医生那边是晚上八点。

  8:40,我就已经抵达会诊现场,新里程美家医学部的医学顾问和我聊了聊,这位医生有十几年的临床经验,她安慰我不要太紧张,会诊过程中有任何我疑惑的地方都可以询问医生,她也会帮助医生给我解释。

海外专家远程会诊现场

  早上9点,亨特医生开始会诊,美国会诊团队还包括美国华人医生作为现场翻译。看到有如此齐备的人员为我会诊,我感觉还是安心了许多。

  会诊中,我告诉亨特医生,我后颈部、左肩、左臂已经酸痛了5个多月,左手也感到麻木无力。

  亨特医生告诉我,他在看过我的材料后,经过症状和MRI评估,认为目前突出的椎间盘并未压迫到脊髓,而仅仅是压迫到神经根,所以我才会出现左侧手臂的麻木的症状。

  亨特医生认为,我的情况是需要考虑手术的,但他再三强调,这是一个择期手术,并不需要即刻进行。他建议我可以维持目前的针灸、理疗或类固醇注射治疗,再观察2-3个月。如果病情无改善,再可采取ACDF(颈椎前路手术切除术和融合)手术。同时,亨特医生就今后病情的后期随访和康复问题给出了详细的建议,他让我不要太担心,有什么情况都可以反馈给他。

  亨特医生表示,如果我在2-3个月的观察期之后出现疼痛加重的情况,可以考虑赴美手术,术后一周即可回国。

  心中巨石终于落地 放松心态乐看未来

  在得到国外顶尖医生的第二诊疗意见后,我对手术的疑虑解除了。亨特医生是临床经验非常丰富的医生,他对我疼痛和诱发疼痛的原因解释得很到位,给出的治疗方案十分详细,这让我对我的病情有了更为清晰的认识。我对美国的医疗产生了信任,我决定先接受亨特先生的建议继续维持保守的治疗。

  这一次颈椎病的痛苦经历,让我也更体会到生命的脆弱和宝贵,也让我更珍惜亲情和友谊。在海外会诊之后,我不再像之前那样内心难安,而是更平和地接受了自己需要和颈椎疼痛长期共处的现实,积极治疗,加之乐观心态,我相信我的病会好起来的。

相关案例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