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878-8066

高山忠利

专业领域

消化道外科

教育背景

教授

任职医院

日本大学医学部附属板桥医院

  日本大学医学部医学部长、消化道外科教授

  日本大学医学部附属板桥医院消化器外科部长

  资格认证:

  日本外科学会指导医、专门医、评审员

  国际消化系外科学会评审员

  日本消化系外科学会指导医、专门医、评审员

  日本肝胆胰外科学会高度技能指导医

  日本肝脏学会专门医

  工作履历:

  1987年6月国立癌治疗中心中央病院外科

  1989年6月同病院外科医员

  1994年 肝尾状叶单独全切术成功(高山术式)

  1995年4月同病院外科医长

  1995年10月东京大学医学部第二外科学讲座讲师

  1997年4月东京大学大学院医学系研究科肝胆胰移植外科学助教授

  2001年4月本大学医学部外科学讲座外科3部门教授

  2004年4月同讲座消化器外科部门教授

  2015年日本大学板桥病院医学部长

  高山教授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从事的是手握患者生命的工作,因此,我每天不论做什么都很慎重,仔细行事。为了手术,谨慎到甚至有些神经质的程度。”

  日本肝癌手术每台全国平均出血量是1000cc,高山团队的手术平均出血量控制在370cc,完全不需要输血。高山教授认为“把出血量压低到低于流动采血站的一次采血量是我们的信条。”

  尾叶肝癌患者如何手术的世界难题,最终被高山教授解决了。“高山术式”的学名叫做“肝脏的高位背部切除术”。1992年,一位肝癌患者CT检查诊断肿瘤位于7号区块,高山忠利为患者开腹准备切除时,发现病灶并不在7号位置,而是在1号位置。当时没有办法,只能使出浑身解数切除那个1号区块的肿瘤,结果成功了。这是诞生“高山术式”的机缘。

  1993年,高山忠利进行了类似的第二例手术。患者伴有肝硬化的并发症,无法大面积切除,在切除前部区域的病灶后,高山教授发现在深处还有病灶组织残留,因为仍在出血状态,无法在中途停下手术,所以就继续进行,最终顺利地完成了单独切除。

  高山忠利确认了同行当中没有采取过同样方法的手术手段,就立刻撰写了论文。1994年美国外科杂志刊载了他的论文后,“高山术式” 震惊了全世界的肝脏外科医生,得到了国际上的认可。

其他医生推荐

M. William Audeh

乳腺癌

医学博士,洛杉矶西奈医学中心癌症委员会,主席; 乳腺中心肿瘤专科医生

Beth Y. Karlan

妇科肿瘤

洛杉矶西奈医学中心塞缪尔奥斯钦癌症中心女性癌症项目主任, 妇科肿瘤部门主任

Keith L. Black

神经肿瘤科

洛杉矶西奈医学中心神经外科教授,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学中心神经肿瘤科负责人

医疗法人社团midtown诊所森山纪之

森山纪之

医疗法人社团进与会理事长, 独立行政法人国立癌症研究中心癌症预防·体检研究中心院长

Norbert Schmitz

血液肿瘤

汉堡圣格奥尔阿斯科勒匹奥斯医院,血液学-肿瘤学中心,血液科/肿瘤科,干细胞移植中心,高级顾问医生

刘会平 教授

胸外科

原台湾长庚纪念医院副院长, 台湾长庚大学医学院外科教授,美国外科学院院士

马吉德·萨米(Madjid Samii)

1979年,萨米教授在汉诺威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颅底手术教育课程。除了他在德国的正规课程之外,他还开始在世界各地的许多国家计划类似的教育课程,以增强神经外科的知识。